做一课开花的树

班主任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工作日志 > 做一课开花的树

做一课开花的树

发布:班主任 点击: 时间:2014-07-07 21:53:06
  开学两个月了,新接手的班级渐渐步入了正轨,学生们也渐渐适应了我这个新班主任,而唯独他,依旧和以前没啥两样,我行我素。每次批到他的作业,我舒展的眉头总会情不自禁地蜷缩在一起,心里嘀咕着:怎么又没

  开学两个月了,新接手的班级渐渐步入了正轨,学生们也渐渐适应了我这个新班主任,而唯独他,依旧和以前没啥两样,我行我素。每次批到他的作业,我舒展的眉头总会情不自禁地蜷缩在一起,心里嘀咕着:“怎么又没做作业,前几天不是已经联系过他的家长了吗?”出于一位老师的职责,我又播通了他家长的手机,而所得到的回答几乎和前几天所得到的答复一样:“老师,对不起,这几天我们一直在外忙生意,孩子的作业我们疏忽了。老师,您对他严格一些好了,哪怕打他,我们也不怪您。”每次这位家长说到这里,我都会无言以对,又觉得十分滑稽可笑。在家长的眼中,难道管教孩子就是老师的职责吗?似乎老师的权利可以替代父母。在这里,我不想过多地苛责这位父亲,因为我也是一名父亲,我深知家庭、工作上的烦恼都像一块块重石常常压得我们这些七尺男儿喘不过去,不暇顾及。但是,我们似乎忘记了我们最终的目的——一切都是为了孩子。想想我孩子刚出生时的那一幕,我还记忆犹新。

  2013年3月15日九点十八分,随着“哇哇”的啼哭声,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与我如期相见。还记得那激动人心的场面,宝宝双眼紧闭,小脸通红,小手和小脚不安分地来回晃动着,似乎在表达着对这个陌生世界的恐惧。那一刻,望着孩子无此稚嫩的小脸,我小心翼翼地把她抱在怀里,轻轻地轻吻着孩子的额头。那一刻,我在心里暗暗发誓:守护她走好人生的每一步。

  那几天,作为一名丈夫,也作为一名准父亲,理所当然地,我承担起了照顾躺在病床上妻子和还在襁褓中宝宝的义务。那几个夜晚,是我永生难忘的,有激动也有忙碌。晚上每隔两小时,宝宝便像准时的闹钟一样,哭闹了起来,“哭”成了她和我交流的唯一手段。“哇……哇……”,孩子拉屎拉尿了,我忙从躺椅上爬起,用温水给她擦拭屁股,换上干净的尿不湿。“哇……哇……”,孩子肚子饿了,我又忙从躺椅上爬起,给她泡好奶粉,试了试温度然后给她喝。我像一位机械操作工一样,反反复复地做着几个相同的动作:换尿不湿、洗屁股、冲奶粉、抱在怀里。妻子看到后,常常心疼我说:“你回去睡一会儿吧,让孩子的爷爷奶奶陪几天吧。”我安慰她说:“我不累。老人年纪大了,眼睛又不好,万一摔倒了怎么办?再说,每次看到小宝贝,再苦再累都值得。”妻子笑了,我也笑了。

  席慕容在《一棵开花的树》中这样写道:“如何让你遇见我,在我最美丽的时刻,为这,我已在佛前求了五百年,求佛让我们结一段尘缘,佛于是把我化做一棵树,长在你必经的路旁。”作为家长,我想我们就是那棵长在孩子必经道路上的大树。不要忘记我们因为什么而“枝繁叶茂”,不是我们给孩子买了多少名牌,也不是我们给孩子创造了出国留学的机会,而是我们是否在孩子的人生成长道路上陪伴着他(她),守护着他(她),在迷惘的时候给予他(她)正确地指引?

  文/许峰



参与评论
反馈建议
打开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