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收,也是一种爱

班主任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工作日志 > 接收,也是一种爱

接收,也是一种爱

发布:班主任 点击: 时间:2014-06-21 12:26:59
  接收,也是一种爱  久不登博,忙于琐事!但今天无论如何我要写上几句。哪怕星期天的基本功比赛还没一点把握,哪怕局里催总结催得再急,哪怕中华诵的评委已在楼上等候……  中午我值班,照例我带着孩子们一

  接收,也是一种爱

  久不登博,忙于琐事!但今天无论如何我要写上几句。哪怕星期天的基本功比赛还没一点把握,哪怕局里催总结催得再急,哪怕中华诵的评委已在楼上等候……

  中午我值班,照例我带着孩子们一起去食堂,排队、打饭、上楼、入座……我一如既往将我碗里的鸡腿和鱼排给了学生后,发现雪旁边的燕坐到了邻桌,空着一个座,于是我走过去落座、就餐。

  雪是个很文静的女孩子,有着一双大而黑的眼睛,齐耳的短发、整洁的刘海让她本就很圆的脸显得更多了一份可爱。一年前雪还是一个毫不起眼的小姑娘,这“毫不起眼”里其实更多的是因为她的成绩平平和沉默寡言,教室里仿佛从来不曾有过她一样的平凡,只在偶尔的一个逗乐后露出的浅浅的笑才告诉我她的存在。也许正因为她的沉默才让我刻意对她多了一些留意,所以我的菜很多次进了她的碗里,尽管为此钰颇有微词,甚至“扬言”“再不跟你好了,再不要你的菜了”,听着钰的话我乐了,笑里更多了一份自豪——老师和学生完全可以成为朋友,最好的朋友!

  晚于学生打饭的我,在雪的旁边落座后,我从雪的嘴角显然感觉到了雪的兴奋和高兴,可能这也是小学生特有的一种“亲师情结”吧?目光自然落到雪的碗里,我发现雪已经差不多吃完了,但那块泛着金黄光泽的鱼排却依然平静地躺在雪的碗里,一点儿也没有动或被动的迹象:

  “怎么还不吃呀?”我对着鱼排示意。

  “老师,我不想吃,因为我不爱吃。”雪轻声告诉我。食堂里很少有鱼排,我不知道她是不是真的不爱吃。“老师,给你吃吧!”雪接着说。

  我一愣:“可是,我也不爱吃呀。再说,你看老师这‘将军肚’还能吃吗?还是你吃吧。”

  “我不想吃,老师,给你吧。”说着,雪用筷子将鱼排拨进我的碗里。

  我犹豫着,旁边的剑已急不可耐了“老师,老师,我要吃!”

  “你呀,什么都想要,等你吃成我这样子,看你还要?”我笑着应答,但意识告诉我不能给剑。

  果然,雪凑近我耳边说:“老师,不行,不能给剑。”

  “为什么,你的意思是一定要我吃吗?”我轻声问雪。

  “嗯”雪的眼眶正发生着细微的变化,原本白净的皮肤开始微微泛红了,眼眶里分明多了一层水雾:“老师,你的碗里没菜了。”

  看看我碗里仅存的几块豆腐,再看看雪湿润的眼睛,回味雪微颤的声音,我明白了:雪的这块鱼排已不仅仅是鱼排!

  我把鱼排从中间一分为二,夹一半给雪:“我们一人吃一半吧?!”雪点点头,将鱼排小心地夹起来,放入口中,细细地咬嚼着,吃得很香很香,一点不爱吃的迹象也没有。

  我夹起另一半鱼排,小心地放入口中,细细地咬嚼着。

  独坐灯下,拿着《汉字五千年》,却没看一行,自然地想到一句话“接收,也是一种爱”!



参与评论
反馈建议
打开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