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文带文”课的四种类型

班主任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工作经验 > “以文带文”课的四种类型

“以文带文”课的四种类型

发布:班主任 点击: 时间:2014-06-01 21:18:39
  以文带文课从诞生那天起,为什么带文,带入的文章与课本中的文章是什么关系,链接二者的纽带是什么,此类问题就一直是关注的焦点。  主题阅读课题组陆恕老师说,以文带文的主要课型特点是一篇精读文带一篇
  “以文带文”课从诞生那天起,为什么带文,带入的文章与课本中的文章是什么关系,链接二者的纽带是什么,此类问题就一直是关注的焦点。

  “主题阅读”课题组陆恕老师说,以文带文的主要课型特点是“一篇精读文带一篇或多篇略读文”;二者的关系是:(1)得法于精读,用法于略读;(2)将精读文和略读文进行比较学习。

  “主题阅读”是我们“大单元主题教学”的老师。我们的以文带文课型是从“主题阅读”借鉴来的。我们应认真地向“主题阅读”学习。

  “得法于精读,用法于略读”,这是以文带文课的第一种类型——迁移运用型。其基本特点就是人教版课本上的文章领悟方法,配套教材或其他选文阅读中迁移应用方法,目的是促进方法技能的内化和习惯的养成。

  比如,《乡下人家》选自四年级下册第六单元,单元导语中要求“走进乡下人家,感受田园诗情,体味优美语言,积累精彩句段,并围绕‘走进田园、热爱乡村’开展一次综合性学习活动”。由此可见,本单元训练重点是语言品味积累,但在这之前,应先把握文章的整体思路。三河湖镇第一小学王营营老师引导学生谈谈“乡下生活给你什么感受”,然后看看“文中描写了乡下人家哪几处生活场景”,以小标题的形式概括出来,画成了如下思维导图——

  借助思维导图,整体把握了文章结构,再品味语言就不至于支离破碎。画思维导图只是一种策略,借助思维支架理清文章结构、思路的策略。

  之后,老师让学生应用“画思维导图”这种方法,阅读配套教材《语文帮》上的选文《故乡的芦苇》,画出作者的记叙思路。

  这就是一个迁移运用型以文带文的实例,目的在于教会学生用画思维导图的方法理清文章结构、思路。理解课文思想内容,感受田园生活的美好,有必要,但不是语文本体性内容;理解课文内容,感受天悦生活美好,都只是阅读训练的活动载体,教会学生阅读策略才是这节课的本体性内容。

  王营营老师还教过《自然之道》,四年级下册第三组,单元导语要求“抓住文章主要内容,了解大自然给人类的启示,并围绕‘大自然的启示’开展一次综合性学习”。课文阅读之前,王营营指导学生听写课文中几个四字词语:争先恐后、鱼贯而出、饱餐而去、愚不可及、气喘吁吁、后悔莫及——然后让学生反复读一读,前后连起来说话。学生发现,不经意间竟然概括出了文章主要内容!老师轻轻一点,学生就领悟了“抓住文中关键词语前后连缀起来概括主要内容”的方法。——这种方法好用不好用?接下来,可以让学生读配套教材选文《蛇与庄家》。这也是迁移应用型以文带文。

  换一种教法,《自然之道》写了一件什么事?什么时间,什么人,到什么地方去干什么,遇到了什么事,他们怎么做的,结果怎么样,最后明白了什么道理——按照记事文章的要素提取主要信息,连缀起来就是文章主要内容。这种方法更有普遍性。感悟了这种方法,可以让学生接着阅读其他文章,比如课本上第12课中的第一篇小短文《“打扫”森林》。反复应用,由懂到熟,熟能生巧,概括文章主要内容的能力就形成了。

  说到精读、略读,我看法略有不同。人教版课本上的精读、课外的略读,这只是“一般而言”,不必机械理解。有时候,课本上的文章很烂,还有必要精读吗?几分钟、十几分钟看一看,放过去了事。配套教材或老师自己选的文章是精品,反倒可以多花点时间。那是另一个话题。

  “比较异同型”,是以文带文的第二种类型,其基本特征正如陆恕老师所言:“将精读文和略读文进行比较学习”。

  比如,人教版五年级下册第七组是以“作家笔下的人物形象”为主题编排的,选入了课文《人物描写一组》《刷子李》《金钱的魔力》。单元导语要求“感受作家笔下鲜活的人物形象,体会作家描写人物的方法,并在习作中学习运用”。其中第一篇课文《人物描写一组》就选入了《小嘎子与胖墩比赛摔跤》《临死前的严监生》《“凤辣子”初见林黛玉》三个片段。为了表现人物的性格特征,作者的写法有相同之处,也有不同之处。如小嘎子侧重动作描写和心理描写,严监生突出了伸着两个指头的动作细节,“凤辣子”则出现了大段的外貌描写和语言描写。即使是人物动作描写,具体写法也有区别,小嘎子是一连串的连续动作,严监生是伸着两个指头的动作特写。

  梁才中心学校的董慧老师教学这一课,一上课就打出“自学提示”,要求学生“比较阅读三个片段,划出其中的精彩语句或段落,想一想,作者描写人物的方法有哪些相同之处、不同之处,你从中受到什么启发”——这里进行的就是比较阅读,是层次较高的一种阅读训练。

  假如换一种教法,先重点指导学生精读《小嘎子与胖墩比赛摔跤》,分析作者描写人物用了哪些方法,为什么要用这些方法;然后再阅读《临死前的严监生》《“凤辣子”初见林黛玉》两个片段,看看与描写小嘎子的方法有哪些异同,这便接近以文带文了,只不过带的还是课内的片段。

  假如再换一种教法,先比较阅读课内三个人物描写片段,再拓展阅读配套教材《语文帮》里贾平凹的《我的老师》,比较人物描写方法的异同,这便是典型的“比较异同型”以文带文课。同样,阅读了冯骥才的《刷子李》,也可以拓展阅读配套教材上的《苏七块》,这两篇同是冯骥才作品,风格相同,但写法上也有区别。

  比较阅读要求跳出孤立的课文或片段,从更高的视点上整合、类化信息,拓展视野。相同的写法,与课内文章相印证,加深理解感悟;不同的写法,与课内文章写法相比较,拓展认识,因而学生往往能获得更多的感悟。

  印证巩固型是以文带文课的第三类,与比较异同型相比,要求低一些,难度小一点。三河湖第一小学高爱静老师教三年级《太阳》一课,先围绕“远”、“大”、“热”三个特点揣摩作者“列数字”、“打比方”、“作比较”的说明方法,接着阅读配套教材《语文帮》上的《月亮的自述》,看看文章写了月亮哪些特点,用到了哪些说明方法,体会这样写的好处。这是通过拓展阅读,进一步“印证”刚刚领悟的三种说明方法,“巩固”学习收获,是典型的“印证巩固型”。

  如果换一换教法:“看看作者在说明方法上与《太阳》一文有哪些异同”,要求进一步提高,就是“比较异同型”了。

  以文带文还有第四种类型——“内容拓展型”。

  同样是教学《太阳》一课,课文学完了,让学生拓展阅读《月亮的自述》,只要求学生“读读文章,看看能从中获得哪些科学知识”。这便是内容拓展型。

  学了《少年闰土》拓展阅读鲁迅小说《故乡》,只要求了解中年闰土的变化,不提出读写方法方面的具体要求,这也是内容拓展型。

  “主题阅读”以文带文课没有明确的类型划分,我们区分出了四种类型,将课本文章与带入文章的联系进一步类化,更便于老师们具体操作。教学实践中究竟采用哪种类型,既要看文本特点,又要看时间是否允许,更要看学生发展需要。基本要求存乎于心,灵活运用,最大限度地促进学生发展,我们的意图就实现了。



参与评论
反馈建议
打开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