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幸福,我是班主任

班主任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工作经验 > 我幸福,我是班主任

我幸福,我是班主任

发布:班主任 点击: 时间:2014-06-01 17:39:25
  我幸福,我是班主任  作为初三班主任,最大的感受就是一个字——累。是啊!教学任务量增大,升学的目标,家长的信任,领导的期望,这一切无不成为我们的压力。然而这压力就是动力,这动力就是一种幸福。  
  我幸福,我是班主任

  作为初三班主任,最大的感受就是一个字——累。是啊!教学任务量增大,升学的目标,家长的信任,领导的期望,这一切无不成为我们的压力。然而这压力就是动力,这动力就是一种幸福。

  不是吗?学生成绩的点滴进步让你有幸福感;家长的信任让你有幸福感;领导的重托让你有幸福感;乃至班级得了“流动红旗”也会让你有种幸福感。

  幸福来自教育本身。作为教育者,整天面对童真、童趣、童心,那就是一种幸福啊!幸福最基本的表现形式就是“快乐”。当你面对一群青少年天真无邪的顽皮甚至是善意的恶作剧时,都会让你在快乐中感受幸福。

  班主任的幸福不仅仅是来源于学生的快乐,而且学生所发生的“问题”也是我们幸福的来源。因为那些问题在你的智慧下得以解决,一定让你有种“办法总比问题多”的幸福感。

  李镇西老师在《做最好的班主任》一书中有这样一段话:“班集体的发展和学生的成长,是一个跌宕起伏、有时候甚至是惊心动魄的过程,比如,面对一个后进生,无论多聪明的教育者,也无法预料明天他会给自己惹什么祸事。”

  是啊,教育,每天都充满悬念,这悬念就是教育的难题,就是班级突发事件——也许是你迎着金灿灿的朝霞来到学校,踏进班级的刹那,有两个学生在打架;也许是你开会后急匆匆回班级的时候,在走廊的一侧就听见自己班级吵翻了天;也许是参加学校大型活动时,自己班级参赛的学生无故缺席……

  每天能解决不期而遇的“悬念”,并且享受解开“悬念”后的喜悦,然后又期待着下一个“悬念”……如此周而复始,这便是教育过程的无穷魅力。(李镇西)这就是一名班主任不断超越自我的幸福所在!

  李镇西老师的《做最好的班主任》中有这样一段话:

  所谓“走进心灵”,有时候并不只是老师个别学生的谈心,作为班主任,“走进心灵”更多的时候是通过富于智慧的教育,去感染、触动、影响全体学生的心灵。这当然需要技巧。通过偶发事件挖掘教育因素就是一种技巧。

  某日,在九年一班上完课回自己班级,一脚门里一脚门外,就看见王哲用手指着姜志鹏,步步紧逼,大声喊着:“你有病啊?干嘛学我?”

  姜志鹏开始时步步后退,见王哲把自己逼到墙角,有些激动,怒气冲冲地说:“再骂我一句,我就敢揍你!”

  个子高大的班长闫盛力看见我在门口,一个箭步冲过去,一把搂住姜志鹏,快速耳语几句。姜志鹏侧头看看我,便回到座位上。王哲回头看见我趴在桌子上哭起来。

  王哲——常常是吵架的焦点。她生活在一个再婚家庭中,与父亲和后母相处极差,父母无奈,曾经有离家出走的经历。在班级也是炸弹,随时都可能引爆,同学远离她,也没用人愿意坐在她的周围。要么因前座同学的椅子撞了她的桌子而吵架;要么因后座同学的脚登了她的椅子而吵架;要么因谁从她身旁走过碰了她一下而吵架……唉,让人头疼啊!其实我知道,王哲从小和父亲一起生活,缺少母爱,父亲工作忙,对她的照顾有限,所以,她就会有一种“恐惧感”,把自己保护起来不受伤害,渐渐地就形成了这种“谁都不能靠近”的行为。

  今天,她吵架的对象是姜志鹏,也是一个单亲家庭的孩子。与母亲一起生活,很自强自立,生活完全自理,还能帮助母亲做家务,在家是妈妈的顶梁柱,遇事保护妈妈,很懂事的一个孩子。他们邻座才两天,就吵架了。

  我慢慢走到讲桌边,超级冷静地拿起黑板擦,慢慢擦黑板,一下,一下……其实心里在想:真没辙,一定是鸡毛蒜皮的小事。不管不行,管,无非是浪费时间,下次还这样。也许大家都在等着我发火呢,痛骂一顿,顺便讲一些班规班纪,这些老生常谈,学生比我还熟悉。

  我冷冷地轻声说:“班长、书记,起立。今天的事情由你们处理。”我停顿一下:“从今天开始,班级内部的矛盾均由班委会解决,如果你们处理问题的能力提升了,就感谢吵架同学的积极配合吧。”

  大家面面相觑。书记班长开始做起法官来。让王哲和姜志鹏站起来陈述理由。由王哲先讲述事情的经过——“我喝水时噎了一下,他就笑我,我说他有病,他就学我说话……”再由姜志鹏说事情经过——“我看见门外的小学同学,就是六班的***,我笑了一下,根本就不是笑她,她骂我‘有病’,我才学她的……”

  两人各持己见,都在为自己辩解。结果男生站在姜志鹏一边,说王哲不对;女生站在王哲一边,说姜志鹏不对。教室里有点乱。最后问题的焦点在姜志鹏到底看没看王哲笑。此刻的我真是哭笑不得。

  班长、书记不知怎么办了,求救的目光投向我。我从后边走到姜志鹏的位置,向门口望去,一切都明白了。便叫轻声说:“你下课时就在这里吗?”他边说边做着动作:“是啊,就在这儿,这样坐着。”

  “好,班长过来!”我接着说,“坐在这儿,看看门外,告诉大家,你看到什么了。”班长大声说:“姜志鹏,你在说谎!”大家把矛头指向姜志鹏。我开始收场说教了:“姜志鹏,你告诉大家,错在哪里?现在该怎么办?”“我不该说谎,也不该笑她。”姜志鹏很不自然地做着检讨,转过身向王哲道歉,“对不起!”我目光盯在王哲身上说:“你如何看待自己的行为?”王哲慢慢起身,一脸的不屑,说:“我原谅他了。”“我是说,你的行为!”我的声音有些高。因为她又在避重就轻,这是她一贯的做法,其实事情的根源在她。“我没有错啊!”她有些不高兴,依然一脸的不屑。

  教室里发出啧啧的声音,显然不满她的态度。可是大家也没有认识到她的错,因为,表面上已经是姜志鹏的错了。

  我停顿了一下,说:“如果,如果我正在上课时,打了一个喷嚏,同学们都笑了,我马上发火,大声责骂你们‘有病啊!干嘛要笑我?’这样做可以吗?”

  全班同学都笑了,也才明白病因在王哲。王哲也不好意思地把头压得很低。

  我语重心长地说:“相信同学们都会明白,所有人心中都有一杆秤,孰是孰非不重要,重要的是如何与别人相处,重要的是能发现自己的错误,有了错误的思想,要改正。”

  苏霍姆林斯基有一段话说得非常好:“我坚信不疑的是,高尚的爱情种子需要在年轻人产生性欲之前好久的时候,即在他们的童年、少年时期播在他们的心田里。……我们所说的爱情种子,当然不是指爱情的说教,而是指培养道德尊严和人格的过程,指在每一行动中树立起真正的人道主义观点;指培养对人道美的理解能力和创造人道美的能力。”

  之所以想到了这段话,是因为班级里发生了一件“秘密事”。或许是我把问题夸大其词了,但是我宁愿当成是“大问题”来解决。

  为了对学生人格的尊重,在这里,那个男孩化名为“子博”。

  某日,第四节课,是语文课,内容是做练习册。写完同学到我桌旁批阅。渐渐地,我身旁围了几名学生,我边指导边批阅。突然,觉得身后有人摸我的头发。梳长头发的人都知道,无论头发多长,有人摸头发稍也能有感觉。我没敢回头,怕吓到他,因为那是个男同学。我依然快速批着,可是,我有些心跳加速。面对一个十六七的男孩子——正处于青春期的男生,对老师有如此举动,说明什么?我有些怕,怎么办?不能伤害他,不能让同学们知道。此刻,我分明能感觉到他手的温度——热热的,就在我的后背,微微发抖……我本能地站起身来,说:“哦,大家回座,老师把共性问题讲一讲。”我若无其事地走到前面讲课,子博也回座了。我扫了一眼他,他不敢看我,只是在练习册上写着。

  还剩五分钟下课时,我全体叫停,由早自习孙主任检查仪表的事情说起,引到头发上,就问学生谁喜欢老师的头发。女同学都举起了手,齐声说:“喜——欢——”男同学没有举手的,在那里偷笑。我要求男同学谈谈看法,男生笑而不答。我又话题一转:“这样吧,我问大家,你们谁的妈妈梳着像老师这样的长头发?”有几个男生举手了。子博没有举,也不抬头看我。

  “妈妈是长头发的同学,你有什么感受?”我接着追问。有的说漂亮,有的说有女人味,大家都无所顾忌的畅谈。子博依然静静地,不说话,不看我。“老师问大家,你们谁喜欢我的长发?一定要说心里话,你们知道我不喜欢奉承。”全班同学都举手了。他也举手了,抬头看看同学们,依然没有看我。

  好,这是一种心理冲破,他能举手,说明他正在释放内心的欲望。我知道子博很喜欢写作,作文感情真挚细腻,就要求同学们每人写一段话,哪怕就一句,来赞美老师的长发。下课上交。

  语文课代把一沓纸条交给我,我快速找到他的名字。那几行隽秀的文字映入眼帘——“你那靓丽的长发,犹如瀑布般从头顶倾泻而下,那样妩媚,那样飘逸。上课时,偶尔一转身,长发随风飘起,与你那一颦一笑相映成令人心动的画面……”望着那张长方形的纸条,良久良久。吸引他的是老师的长发,还是别的什么?我不知道该怎样评定。此刻真的希望他只喜欢的是我的长发。

  中午后,回来的同学好像早就把“头发”的事情抛到了九霄云外,说说笑笑的。子博也回来了,坐在座位上,静静地,和往常一样。这时,我才觉得自己忽略了他。因为他是一个文质彬彬的孩子,不是那么引人注意,也一直没有让老师头疼的事情,所以,我忽略了他。

  我觉得事情还没有解决完。上课前我组织学生做好,告诉学生“我非常高兴,因为我的头发能给大家留下那么好的印象,特别是子博同学,写得太好了,连我都要重新审视我的头发了。”我让子博起来读,他不读,把头低下去,也没站起来。我替他读的,很美很美地读出来的,同学们给予热烈的掌声。

  我看着子博,接着说:“谢谢你,把老师的头发夸得那么美,也让我懂得了文学语言的魅力。我回家要把你这段话告诉我先生,因为,他也喜欢我的头发,但是,他可写不出你这样如诗一样的语言,我要告诉他,作者是我的学生——子博,他有如此文采,将来一定会有出息。”同学们又一次热烈的掌声。子博抬起头,目光直视着我。我知道,他心中朦胧的东西清晰了——那就是师生之情。我欣喜地说:“那老师就祝福你,祝福你将来一定能找到一个自己喜欢的长发飘飘的女孩子。”大家都笑了!他也笑了,但没有低头。

  我告诉学生:“春天有春天的事情,夏天有夏天的事情,不要把夏天的事情提前到春天来做,那样害处太多了。现在,你们是学生,要心无杂念地学习,完成你学生时代该做的事情。否则,影响了学习,也就影响了你的一生。”

  终于,终于达到了疏导的目的!

  其实,在我的工作中还有许多故事,今天只采撷了两个看似普通的小事。

  我幸福着,因为我的学生随时在给我“悬念”。中学时代,是人生中最美好、最值得记忆的一段时光。面对一群十五六岁的中学生,我常常会被他们那些天真、可爱、顽皮的闹剧所感染着,甚至面对满窗的霜花,中学时代的记忆便从深深的井口吊出来。学生的快乐感染着我,和他们一起开心,我们一起幸福;学生的悬念考验着我,和他们一起成长,我们一起幸福。我幸福,我是班主任。



参与评论
反馈建议
打开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