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应该如何面对后进生

班主任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班级管理 > 我们应该如何面对后进生

我们应该如何面对后进生

发布:班主任 点击: 时间:2015-01-29 12:25:33
我们应该如何面对后进生  关注全体学生的全面发展,这是时代赋予我们教师的神圣使命。在这个方面,我们很有必要向苏霍姆林斯基学习。

  我们应该如何面对“后进生”

  文/高林

  关注全体学生的全面发展,这是时代赋予我们教师的神圣使命。在这个方面,我们很有必要向苏霍姆林斯基学习。

  苏霍姆林斯基的著作最早吸引我的是一个后进生的转化案例。这个学生是如何取得成功的,这简直让我着迷,真是有点不可思议,原来教育可以如此神奇。

  在《帕夫雷什中学》,他写了“一个执拗的、精神遭受了摧残的、而且因某种原因充满怨恨的孩子”来到五年级他的身边,他叫沃洛佳。这个孩子事事都跟教师作对,苏霍姆林斯基和老师们没有放弃他,开始了解他所需要的东西,探查他的兴趣,整个集体都动员起来了。苏氏和他相遇过两次,一次是在少年自然考察小组里,一次是在科学幻想爱好者协会里。当时,学校在尝试把性喜温暖的树的几棵幼芽嫁接在耐寒性强的杏树上,春天到了,最性急的孩子都要跑到园地里看,看芽苞是不是开放了,苏氏总是一大早就到园子里,有一次,他看到一个孩子蹲在杏树旁,感觉他好像屏住了气息,生怕损伤刚发出的那闪闪发亮的嫩绿叶芽,它是在这个阳光明媚的清晨刚刚发出的。苏霍姆林斯基同样为第一枚叶芽兴奋激动,他们俩互相拥抱起来,从此成了好朋友。此后,展现在苏霍姆林斯基面前的不仅是一个聪明的、极端敏感而又诚挚可爱的孩子的心,而且还有曾经损害了他心灵的、并导致他不信任人的那些可怕祸根。

  无疑,沃洛佳成功了。

  这个故事让我们看到了苏霍姆林斯基对待后进生的态度和爱心。苏霍姆林斯基告诉老师们,要跟这样的孩子同享胜利的喜悦,共担失败的忧伤。

  苏霍姆林斯基对后进生的尊重与宽容、耐心与鼓励,又让我想起了美国一位著名的物理学家学生时期成长的故事。

  这位物理学家上初中刚开始学物理的时候,他的物理成绩很差,只考了8分。物理老师找他谈话,让他好好学物理。学生说我不喜欢就是学不好,老师特别聪明,他告诉这个学生,别的同学都是60分及格,你下次只要考到9分就算及格。学生一想我随便划个勾就能及格,很容易,于是就答应了,结果下次考试考了28分。虽然28分,老师还是没有理由在全班面前表扬他,因为还是不及格的分数。这个老师很聪明,她让全班同学把上次的考试成绩和这次的成绩做一个减法,上次考了90,这次还是 90,一减就是0,上次95,这次93,一减就是﹣2,这样减到最后,就一个同学剩下了20分,就是这个同学。老师把所有同学两次考试的分数差写在黑板上,问了个问题:“哪个同学进步最大?”全班同学异口同声说某某,这是一个铁的事实,因为只有他一个人进步了20分。这种鼓励方式不但没有侮辱色彩,而且有很大激励色彩。这个学生一下就兴奋起来,他想无论我考到48、68、88都是全班进步最大的,我有无数进步的空间。老师做了件聪明的事情,孩子就觉得有广阔进步的空间,从此这个孩子就喜欢上了物理,并最终成为了全世界最伟大的物理学家之一。

  无疑,这位物理学家的老师与苏霍姆林斯基都是智慧的,都对后进生充满了理解与尊重,而这理解与尊重神奇的转化了后进生。

  苏霍姆林斯基说: “教学大纲教科书规定了给予学生的所有东西,但是,唯独没有给予他最重要的一种东西——那就是幸福;每一个学生都应该有一门最喜爱的学科,最爱读的书,最喜欢的课外活动,假如一个学生到了十二三岁还没有这方面的倾向的话,教师应该感到忧虑和不安。”

  充满人道主义的话语让人看到他对学生的爱和对“后进生”的关怀。正是这样的话激励着我在教育工作中不断地进取和努力,所以我更希望苏霍姆林斯基的思想同样鼓励着我们大家,让我们都要对待“后进生”有更多的关注和欣赏。

  苏霍姆林斯基对后进生的案例里我们看到的是他转变后进生的智慧和方法,除了对孩子的尊重与理解以外,还要最关键的一个做法,那就是教给他们阅读和思考,阅读激发了思维的觉醒。

  面对儿童遇到学习中的困难,苏霍姆林斯基指出: “他在学习中遇到的似乎无法克服的障碍越多,他就应当更多地阅读。阅读能教给他思考,而思考会变成一种激发智力的刺激。书籍和由书籍激发起来的活的思想,是防止死记硬背(这是使人智慧迟钝的大敌)的最强有力的手段。学生思考得越多,他在周围世界中看到的不懂的东西越多,他对知识的感受性就越敏锐......”

  “最有效的手段就是扩大他们的阅读范围。”

  阅读——思考——智慧,对苏霍姆林斯基而言这是“后进生”转化必须经历的一个过程。

  我想,如果我们每一位教师,对待“后进生”都能够像苏霍姆林斯基这样有耐心、这样善于思考,相信“后进生”在你的手下会越来越少。 我经常对老师们讲,其实我们很庆幸我们的班级是小班额的,每一位老师只需要面对一个班级二三十人,而在很多所谓的重点小学里每个班级人数多达七八十人,甚至上百人,老师怎么可能面对所有学生呢?但是我们能——然而我们常常又不能。为什么?因为作为教师的我们却在面对“后进生”转化时往往缺乏思考与耐心,更多的是对其进行责难与惩罚,这样的态度,其实这对于我们老师来讲实在是一件不可以原谅的事情。

  有时我也在想,其实很多老师对教育规律与教育智慧的茫然与无所适从让老师自己变成了“后进老师”,作为校长与教师本身我们首先要做的工作是转化“后进老师”,然后才能从根本上转化“后进学生”。

  苏霍姆林斯基已经告诉我们如何做“后进生”的工作,我们不妨试试吧!有一天,当你很惊奇的发现你居然用教育的耐心与智慧做好了“后进生”的转化工作时,那时我们大家也会同时惊奇的发现你原本也不是“后进老师”——你是优秀的老师!

  而这一切都源于我们对“后进生”的态度与我们对教育智慧的不断探索。



参与评论
反馈建议
打开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