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会课讲什么?决定权属于谁?

班主任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班级管理 > 班会课讲什么?决定权属于谁?

班会课讲什么?决定权属于谁?

发布:班主任 点击: 时间:2014-09-14 22:58:23
班会课讲什么?决定权属于谁? 两千多年前,教育家孔子在众弟子侍坐之时,便询问他们各自的理想,弟子们畅所欲言,这大概可以称之为我国最早的“班会课”,
  两千多年前,教育家孔子在众弟子侍坐之时,便询问他们各自的理想,弟子们畅所欲言,这大概可以称之为我国最早的“班会课”,还是以“理想”为主题的主题班会课。最后是曾皙所描绘的一幅儒家礼治天下的和睦景象得到了孔子的称赞。

  源远流长

  两千多年前,教育家孔子在众弟子侍坐之时,便询问他们各自的理想,弟子们畅所欲言,这大概可以称之为我国最早的“班会课”,还是以“理想”为主题的主题班会课。最后是曾皙所描绘的一幅儒家礼治天下的和睦景象得到了孔子的称赞。

  这里没有告诉我们孔子在之前是做了什么准备,孔子为什么要和众弟子来谈论这个话题,但无非能从中看出孔子借此来教育众弟子领受儒家之礼的教化。

  早在《学记》中从“化民成俗,其必由学”的方针出发,提出学校的任务在于教人“为长”、“为君”之道,教师必须通过“辨志”、“乐群”等为内容的道德教育,使学生“安其学”、“亲其师”、“乐其友”、“信其道”。 时隔千年,尤其在现代社会面临很多传统道德观、价值观颠覆的年代,这些“旧题”显然仍要讲,也必须讲。

  缘汁原味

  在我国班主任教育管理工作中,一直把班会课视为德育的重要阵地。因此,很多班会课的内容主题都是根据德育的要求来进行设计的,同时也依照遵循中小学生身心健康发展的规律。

  在迟希新编著的《有效主题班会八讲(设计理念与实施策略)》中指出,主题班会不同于常规班会,其主要功能不是班级的常规管理,而是通过班会对学生进行品格和心理教育。

  冯卫东《当代中学生最需要的主题班会》一书中都是以中学生积极人格精神培养、良好交往素质培养、健康心理培养、乐观生活态度培养、必备责任意识培养等为主题的班会课。

  班主任杨兵《魅力班会是怎样炼成的-班主任工作助手丛书》中将主题划分为爱国主义教育、感恩父母教育、人际关系教育、励志成功教育、生涯规划教育、学习理念教育、心理健康教育、爱情观念教育等方面。 国外教育者则认为,民主意识、人文精神,都应该贯穿于儿童教育之中,这对孩子一生的成长将起到重大作用。因此他们的班会课更注重学生的个人意识和实际问题。

  美国心理学家简·尼尔森从班会实践出发,认为班会的目的可以概括为两点:学会尊重与解决问题。比如让他们讨论“有人不写作业怎么办”、“有人上课迟到怎么办”、“有人上课睡觉怎么办”等。通常,让学生学习的最好方式是让他们自己体验,然后寻求一种相关的(related)、尊重的(respectful)、合理的(reasonable)、有帮助的(helpful)解决方案。 美国教育家托马斯·里克纳更强调班会应该通过众人的智慧来解决问题,让学生身体力行地学习民主、学习合作,从而让课堂与社会更好地衔接与匹配。

  在《美式课堂——品质教育学校方略》中介绍归纳了美国二十种班会类型。与国内保持一致的比较相同的是一些常规班会内容,如学习问题会、教室改进会、定班级规章会,还有计划会、目标会、品德概念会等个人成长指导方面的内容,以及根据学生反应制定班会内容如班会内容讨论会,设置收集学生对班会意见的建议箱。

  有意思的内容是,设计了一些群体交往、增进情感的班会内容如和全班一起分享的好消息会、表达感激会、赞扬会、圆桌交流会等。圆桌交流会是让学生绕圈依次发言,每个人既可以接着完成某个“句子引子”,也可以选择跳过。待每个人都发言完毕后,教师可以引导学生对某些问题相互讨论。可以是一些典型的“句子引子”:

  在班上,我最喜欢的事情是……

  我觉得,可以让我们班变得更好的事情是……

  我想我们应该做出一个决定……

  我在想为什么……

  让我苦恼的一件事是……

  我希望……

  更为实际的内容是解决问题会,讨论个人和集体的问题。比如谁有需要大家帮助解决的问题?我们应该讨论的班务问题是什么?学生还可以就某一问题进行抱怨,但必须提供用以纠正它的建议。或者如何用一种对每个人都公平的方式解决某一争议(如排队加塞、关于使用设备和学习资料的纠纷、关于大扫除的争吵等)

  甚至会设计一些棘手的情形:如果碰到下列情形你将怎么办——你在路边发现一个装有20美元的钱包;你看见一个小孩从别人的柜子里偷东西;有一个新来的同学,你想对他好,可你的朋友说他非常古怪;正和你在一起的一个朋友在商店偷走了一张贴纸;在公共汽车上两个小伙子正欺负一个小孩,并把这孩子弄哭了……

  原来如此

  其实我们可以发现东西方教育在“班会课上讲什么”上很明显基本主题上大致是相通的,但我们的话题显得更加高大尚,他们的话题则更加接地气。同时,更为关键的,他们把由“谁”来讲做了一些转换,话题的选择权、话语权发生了转变。

  目前,国内比较集中班会样式是主题教育课和主题班会课。两者的课堂呈现形式不同,前者形式上由班主任主导,学生讨论分享,以互动对话为主;后者形式上由学生主导,以文艺演出、游戏活动为主。事实上,无论哪一种课堂形式,我们所有比较正规的班会课从主题选择到班会过程,班主任主导的痕迹都相当明显。

  也许是自古以来中国的教育模式习惯于师教生听,所以使得班会课也是首先从老师的角度出发,先思考老师要教育学生什么,然后才来给学生讲什么,再让学生绕着这个来说什么。至于最后学生到底接受了什么,结果不得而知。老师们之所以不知道班会课该讲什么,其实也正是发现了自己选定的内容学生并无兴趣或者缺乏热情。前面我们看到美国班会课设计问题解决式内容就是从学生角度思考班会主题,试图在探究解决问题中潜移默化地完成对学生的教育目的。

  在追求孩子全面发展的今天,教育者应该更加重视班会课。召开班会的目的不仅仅是解决具体问题,更重要的是锻炼学生解决问题的思维、培养尊重他人的品质、提供展现自我的平台、形成民主讨论的气氛。班会课首先最重要的并不在于形式,而在于讲什么。这第一要求的,是需要班主任老师们从古来圣人和道德的高台上走下来,走到能和学生同样的水平,选择能贴近他们生活的话题。

  无论如何,还是多听听孩子们的声音,看看他们需要我们什么样的帮助。也许,我们就会知道,今天的班会课我们该讲什么。



参与评论
反馈建议
打开微信扫一扫